沧海寄余生

约稿否,超便宜,给梗就写。

#复健##失踪人口回归##ooc#意识流#

有一阵大风会使你我分开。

你在硝烟弥漫的苏瓦尔中淡去身形,是一九二五年的冬季。我又回归了孤寂,总在夜半时分提心吊胆,战机会划破夜空撕裂宁静,投下狂轰滥炸。黎明的用途也许是照亮扬起的尘土和满目的疮痍。

可是以相思为名的毒药入了骨,用疼痛的枷锁为缚,以日思夜想的惩罚咒我,隔着皮肉也能闻到血液之苦。纵使是华佗扁鹊也默不语,只得我一人抓挠心腑,好似有蛊。最怨毒的诅咒怜惜我的孤独,它要与我相伴永世,纵使灵丹妙药也救不急。

生命不能承受之重,也不过如此了吧。询问你是否平安的信件,却被熊熊战火烧成灰烬。侥幸逃生的人们三五成群的躲在断壁残垣下,怀里拥护着至亲的人。我紧攥胸口的怀表,被战火荼毒的人们哭嚎呻吟,他们缔造了一首绝世的悲歌。Who killed CockRobin。

但是你我的心永远不分离。

炮火轰鸣声下,指针仍在走动。
『嗒…嗒…嗒』

#复健##ooc#


在看,这片星罗棋布。

透过云烟浩淼看天际,一笔星辰晕成大海,静谧的夜空是画布。璀璨夺目,光芒胜似宝石。
我也曾是星空之子,亿万年前身死,最后一束光会穿越数不清的日月更替,直达你眼底。就像我遥望你这般,悄然间掩饰波涛汹涌的思念。

只是,单纯的盟友吗。

想触及视线中的你,常年握剑生出的薄茧遮了半道闪烁的光。本该早已习惯如此欲言又止,
在对着稍纵即逝的承载体时,想把百味杂陈都说给你听。

对刹那的感情吗。

五指收拢成拳,眉头紧锁半阖眼眸,呼吸乱了步脚。太阳仍在追逐星月,谁都不知道上帝的万花筒下一秒如何转动。厚重的军服下每根血管都在鼓动,立于巨石之上,波澜平静的瞳孔透过浩渺云烟到底在看什么。

是的。盟友。这世界似乎仍想驯服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