沧海寄余生

#复健##失踪人口回归##ooc#意识流#

有一阵大风会使你我分开。

你在硝烟弥漫的苏瓦尔中淡去身形,是一九二五年的冬季。我又回归了孤寂,总在夜半时分提心吊胆,战机会划破夜空撕裂宁静,投下狂轰滥炸。黎明的用途也许是照亮扬起的尘土和满目的疮痍。

可是以相思为名的毒药入了骨,用疼痛的枷锁为缚,以日思夜想的惩罚咒我,隔着皮肉也能闻到血液之苦。纵使是华佗扁鹊也默不语,只得我一人抓挠心腑,好似有蛊。最怨毒的诅咒怜惜我的孤独,它要与我相伴永世,纵使灵丹妙药也救不急。

生命不能承受之重,也不过如此了吧。询问你是否平安的信件,却被熊熊战火烧成灰烬。侥幸逃生的人们三五成群的躲在断壁残垣下,怀里拥护着至亲的人。我紧攥胸口的怀表,被战火荼毒的人们哭嚎呻吟,他们缔造了一首绝世的悲歌。Who killed CockRobin。

但是你我的心永远不分离。

炮火轰鸣声下,指针仍在走动。
『嗒…嗒…嗒』

评论(1)

热度(4)